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快乐

感恩的心!感谢天地、父母、众生!口中有德 目中有人 心中有爱 行中有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第一次背娘  

2017-12-31 10:55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初学《第一次背娘》


 

第一次背娘   

 作者:刘俊奇原山东老年大学副校长

第一次背娘 - 初学 - 初学的博客

我花大半天读《第一次背娘》,读得我双眼模糊热泪淌,看不清了停下来擦。用去了餐巾纸五六张,我一边读一边想,读完了坐在那里愣了大半晌。第一次背娘的小老弟,你不仅是位大孝子,还真堪称有福也会享。虽然你已经到了五十多,可你毕竟还有位可背的娘。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如今我想背娘只能在梦乡,只因为娘与我相隔在阴阳……

第一次背娘 - 初学 - 初学的博客

以下是正文


第一次背娘,是十多年前一个秋初的日子。那一年我53岁,娘72岁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那些日子一直阴雨连绵。每到这个季节,娘的膝关节病便会复发,于是便给娘去电话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电话的那端,娘全无了往日的欢欣,声音沉闷而又有些迟疑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娘说,你要是不忙,就回来带我去医院看看也好……我的心里一阵恐慌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那时候娘大多数时间住在老家,她喜欢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,说家里有老姊妹们可以拉呱,在城里你们都上班去了,自己一个人闷得慌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只有到了每年最热和最冷的日子,娘才会在我们的劝说下,到我和弟弟妹妹工作的省城和海滨城市住上三四个月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娘一个人在老家住的时候,因为担心儿女的惦念,总是报喜不报忧,像今天这样主动提出让我回去,还是第一次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我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,驱车三百多公里,从济南赶到沂蒙山老家。一路上忧心如焚,娘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。

父亲去世时,娘才33岁,我最小的妹妹刚刚出生三个月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

为了把我们兄妹五个拉扯长大,尽早还清为父亲治病欠下的债务,娘就像一台机器,不分昼夜地运转着:

白天在生产队干一天的活,半夜又要爬起来,为生产队推磨、做豆腐,这样每天便可以记两个劳动力的工分,而她每天的睡眠,经常只有三四个小时。

那时候,我们那里每天的工分价值1毛多钱,娘却经常一天可以挣3毛钱的工分。


村子里的人经常议论我娘的身子骨是“铁打的”。我大伯则慨叹,就算是铁打的身子,也磨去半截了啊!时光磨走了岁月,却磨不走娘的意志力。

那时候,娘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,咱不能让人家看不起,不能让人家笑话你们是没有爹的孩子……

为了这个承诺,娘吃的苦、流的汗,娘经受的委屈和磨难,难以用文字描述。

第一次背娘 - 初学 - 初学的博客
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家乡的农活有许多靠肩挑人抬:挑土挑水挑肥挑庄稼,有多少人被压弯了腰,那时候农村驼背的人比比皆是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身高不到1.6米、体重不到80斤,看似柔弱的娘,却有着一副压不垮的腰板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风里雨里,泥里水里,娘不知道用坏了多少钩担、扁担、筐与水桶,而娘的腰板却一直挺着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娘知道自己一旦倒下,会是怎样的后果,娘说不能让没有了爹的孩子再没了娘,没有了娘的孩子才叫可怜……娘咬紧牙关撑起这个家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在我的记忆中,最令人恐惧的农活之一,是从村西的渠道里挑水抗旱。那时候种花生、种玉米、栽地瓜,全部要靠人工挑水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

初春时节乍暖还寒,娘挽起裤子赤着脚,一次次走进冰凉的渠水,在陡峭、湿滑的坡道上,弓着腰,挑着两个与自己体重差不多的水桶,一趟又一趟,在水渠和坑坑洼洼的庄稼地里来回奔波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后来,渐渐长大的我也加入到挑水抗旱的行列,才体会到那是怎样的一种苦不堪言:一根钩担挑着两个装满水的桶,沿着45度、近二十米高的一条又湿又滑的陡坡,上上下下,步步惊心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

挑水上坡时,必须保持身体与陡坡的平衡,脚要稳,脚趾头必须像钉子一样扒在湿滑的坡道上,稍微不小心,就会连人带桶滚进水渠……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至今每次回老家,路过那条已经被移除了高高的土堰,看起来已经不是不是那么高、那么陡的水渠,腿依然会不由自主地发抖……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娘说,那时候她一天最多挑过七十多担水,膝关节就是那时候落下的病根。

我曾经到省、市多家医院为娘看病,医生说是长期劳损引起的退行性病变,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法。

第一次背娘 - 初学 - 初学的博客

汽车驶过一条小河,远远地就看见了熟悉的村庄,还有那条令人敬畏的渠道,一群鸭子在水里悠然地游动觅食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渠水依然在流淌,乡亲们却再也不用挑水种地,大大小小的电灌站分布在渠的两岸。因为连续的下雨,到处泥泞,我让司机把车停在村头,心急火燎地向家里走去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娘见到我,艰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手抚在肿得像大馒头的膝盖上,脸上呈现出痛苦又有些歉意的表情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我在娘的跟前蹲了下来,想背着她上车。娘犹豫了片刻说,“我一百三十多斤呢,你背不动吧?”看看院子里的泥和水,娘还是顺从地趴在了我的背上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平生第一次背娘,才知道一百三十多斤的娘是如此重。娘看我有些摇摇晃晃,几次想下来,我阻止了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走到街上,一位婶子正在大门口做针线,看见娘趴在我的背上,有些乖乖的样子,便哈哈地笑了起来,“哎呦,年幼时背着儿子,现如今老了,得让儿子背着喽……”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

娘“嘿嘿”地笑着,笑声中,有羞涩又有些幸福的味道。婶子的话,让我心头一热,眼泪差一点流出来。想起儿时在娘背上的岁月,今天终于可以背着娘,既激动,又有些成就感:娘,您终于给了儿子背您的机会……

第一次背娘 - 初学 - 初学的博客

曾经瘦小的娘,有着一个宽阔而又温暖的背。儿时,娘的背是我们兄妹最温暖的家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多少次,压弯了娘的腰,娘却舍不得把背上的儿女放在劳作的地头上,娘担心蚂蚁、虫子爬上孩子的脸……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多少次,熟睡中尿湿了娘的背,娘顾不上擦一擦,却急忙看看孩子的衣裤是否湿了不舒服……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多少个雨雪天,爬下娘的背钻进娘的怀,娘用单薄的身体为我们遮风避雨……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我是娘的第一个孩子,娘对我的疼爱和付出,可想而知。记得我十五岁的那年,一次我突然肚子剧烈疼痛,吓得娘不知所措,慌忙背起比她还高的我,撒腿便往村卫生室跑……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

我们兄妹长大了,娘也老了。老了的娘,却总是想着不让我们为她操心。娘常说,你们做好了公家的事情,娘的脸上有光有彩……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在临沂市人民医院,我背着娘楼上楼下看门诊,拍X片,做各种检查,到处是温馨的目光和礼让。医生说娘的腿并无大碍,开了些消炎和外敷的药,提醒要注意保暖等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

中午,我背着娘走进一家比较气派的酒店。正在这里用餐的人们向我们行注目礼,许多人站起来鼓掌。

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,忽然,传来摩托车的声音,转眼间,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。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,逼她出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来。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没有邱红,他的预谋失败了,早没了底气。见警察到了跟前,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,离开木凳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,警察同志,我,这就撤退,撤退。闹腾了大半天

一位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人来到我的身边,竖起拇指,说着地道的家乡话:“背着的是老娘吧?俺很长时间没看着背着老娘来饭店吃饭的了,一看就是孝子啊!来,俺给老人家敬一杯酒!那个中午,许多素不相识的就餐者来到我们的餐桌,给我和母亲敬酒。饭店的老板也过来敬酒,说很久没有看见今天这样感人的场面了。

平生第一次背娘的我,那一天竟如明星般的荣耀……

吃过饭,我劝娘随我一起回省城去住,娘说家里还有喂的鸡,离不开,还是像往年一样,天气冷了再去吧。我拗不过娘,只好把娘送回家。

晚上七点多钟回到省城,立即给娘去电话报平安。电话里却传来娘的哽咽声。我大惊失色,慌忙说娘你不要紧吧?腿是不是还是疼得厉害?

娘没有回答,抽啜了许久才问我,你的腿、腰没事吧?你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……背了我一天,心疼死我了……


那一刻,我泪如雨下…

第一次背娘 - 初学 - 初学的博客第一次背娘 - 初学 - 初学的博客

素材/来自网络

编辑制作/初学

2015年02月01日 - 初学 - 初学的博客

2015年02月01日 - 初学 - 初学的博客

pre-wrap; font-size: 16px;">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